返回信息公开

西方近代宪法文化的发展趋势

发布时间:2017-05-15

  宪法是人类文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结果,它的产生和发展也是特定的社会政治和思想文化条件相互作用的结果。宪法价值方面,民主和人权是宪法最核心的价值追求。作为现代宪法开端的德国1919年《魏玛宪法》,就确定了以维护社会利益、倡导社会本位为其指导思想,并对所有权进行了一定限制,增加了内容广泛的公民社会经济权利。
  现代西方宪法文化的变化仍然停留在西方政治与法律文化范围之内。为了适应社会变迁的需要而在一定程度上所做的调整,而未从根本上动摇西方宪法文化的基调。主要表现为:
  1.行政权的强化。二战后,英国议会受到行政权的挑战,法国把议会内阁制该为半总统半议会制。美国的行政权则打破了原有的势力均衡格局,德国在某些行政方面的立法已由政府行使,如:“联邦政府,联邦部门或各州政府根据法律的授权,发布有法律效力的命令。”等规定。但无论是英国、法国,还是美国、德国,其人民主权原则均未受动摇:a.公民选举与被选举权得到保障,资格限制降低,普通化、平等性加强;选举过程的法律规范系统化;b.在强化的同时,对行政权的监督控制机制也逐步建立、健全。其中以违宪审查制度与专门机构的设置为代表。
  2.人权的扩大与保障(二战后),从而使西方宪法文化的基本内涵得到更为鲜明的体现。在经济发展的指导下,由宪法确立了众多社会保障、保险、社会救济、福利制度,从而使西方宪法表现出浓厚的人权色彩。
  由上可见,无论是资本主义社会关系还不够充分的近代,还是资本主义社会关系已有充分发展的现代,西方宪法文化中都保留了主权在民、保障人权和国家权力应受宪法控制的原则,使西方宪法表现出浓厚的民主宪法、人权宪法和限权宪法的特色。(来源:节选自易国清《中国和西方宪法文化之比较》)

版权声明